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我有特殊的撒娇技巧.1

笔力差,嗯,凑活着看吧
桃弓桃弓桃弓,邪教预警
不会起名【。

桃李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进到屋里漆黑一片。
他叫着弓弦的名字抬手开了灯,“啪”的一下屋子里乍亮起来。这下子看见他要找的人正以一种异常疲惫的姿势半蜷在沙发上,声音低哑的应了声“少爷”。
桃李一怔,被他这样疲惫的神态搞的心软不已,赶忙走过去,“怎么不开灯?是不是太累了,不舒服的话,要记得跟我说啊?让仆人累倒可不是贵族的行为呢。”
停在弓弦面前,桃李下意识的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看着蜷缩在柔软沙发里的恋人,对方半抱着胳膊缩在狭小的空间里,微抬着头略带茫然的和他对视。桃李第一次感觉这双眼眸里的烟紫色或许是一种朦胧糯软的颜色,而一向规整平直的蓝紫色头发也是会这样顺服委屈的耷拉在额前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缕凌乱的额发,他的爱人显得柔软而脆弱。
桃李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感觉血液直冲大脑,呼吸都乱了一拍——天啊,怎么看起来这么像King那只大型金毛犬啊?这种因为懵懂显得可爱温顺的神情,实在太犯规了吧?
“你…你,那个,昨天的演唱会,咳咳,是不是…”
桃李手忙脚乱的扭头看向别处。热度轰隆隆的烧上来,他匆忙抬手想要捂住脸,又觉得太多此一举了,手就硬生生的停在半路,搞的自己手足无措。
“昨天的演唱会的确是让我耗尽了体力呢…这段时间正是梦幻祭举办的热季,学生会的工作也特别重…原本想在客厅收拾一下剩余的文件,结果却睡着了,没想到睡的久了些,没有来得及开灯…我实在太失礼了,真是很抱歉少爷…”
执事却好像没有发觉自己的失态,只是有些歉意的向他解释着。桃李再看过去的时候,弓弦已经从蜷缩的姿态恢复到正坐的样子,背脊舒展挺拔,神色泰然从容,刚刚那副满是疲惫的样子好像是他一时的眼花。
茶几上散落着破例从学生会带回来的文件,上面压着一根没有合上的钢笔,边上放着一杯冷茶。弓弦说着,已经动手开始整理乱放的文件,几十份表单转眼就归拢在一起。
这些文件看上去是处理完毕只剩下最后的整理了,弓弦拿起钢笔,一边翻阅着文件一边在便签上迅速的写着什么,偶尔抬手捋一下凌乱的刘海,同时跟桃李慢慢的交代着,
“这个…大部分的申请表都是手续缺失,具体缺了哪一步我已经在便签上标出来了,少爷也可以借此熟悉一下演唱会申办手续…这几份…经费核算有问题…这些…不符合申报条件…啊还有这几份,太异想天开了…不知道前面的手续是怎么审核过的…”他的语速很慢,动作也不快,但是极有条理,转眼间就已经把文件分类完毕贴好了便签。
执事一向干练精明,这样漂亮的事物处理在一般的高中生身上显得违和,在桃李的眼中却是自家爱人最有魅力的时候。但是今天他却有些走神,只嗯嗯唔唔的支应着,眼神乱瞟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桃李回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个蜷缩的姿势,手指暗地里划出一个曲线。和弓弦现在正坐时的背脊对比,一下子发现了那种徘徊不去的“不对劲”是从哪里来的了。
肩胛骨。
弓弦的站姿非常好看,是在一群学舞蹈的人中也会显得出挑的好看——腹肌和背脊一起用力,胸部上移,从头顶直到尾骨都是笔直坚挺的一条线。他的背脊是青竹样的挺拔坚韧,肩膀平展放松。而肩胛骨就像青竹上的两片竹叶,舒展而自然。
他的恋人伏见弓弦,是一个如同青竹般的人。
桃李习惯了自家爱人挺俊的风姿,习惯了青竹叶一样形状优美的肩胛骨,现在手指描摹的曲线却是弯折柔软的。他想着刚才看到的弓弦蜷缩在沙发上的模样,肩胛骨软软的耷拉着,疲惫的样子,像是断了的花茎。
他为自己居然用“花茎”这种纤细脆弱的东西去形容弓弦而感到惊讶,这时听到磕哒一声,是弓弦整好文件了在桌沿上轻磕。桃李接过文件去看,还是和以往一样的,其实根本不用他絮絮叨叨交待那么多,便签分类贴在文件上,简单而精确,看一下就一目了然——不管是什么状态,工作他总是做的很好。
桃李手指翻弄着边页,假装认真在看,又忍不住偷偷用余光去瞟对方。弓弦在他接过文件后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又皱眉,大概是因为茶凉掉了。但是他也不放下茶杯,只是捧在手里,指尖轻轻敲打着。
桃李瞄到他的脸,看他有点涣散的眼神,好像在发呆。发呆?弓弦在他面前发呆?他一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低头看见弓弦十指交叠的捧着杯子,指尖敲打着节奏。是昨天演唱会上的歌啊,是听得太多了,连发呆都在打拍子吗?
桃李放弃了偷瞄的行为,放下文件光明正大的看了一会儿,弓弦也完全没有发现,在愣神,好像下一秒就会睡着。他觉得有点看不下去了,开口道,
“哼哼,工作做的不错。现在,去睡一会儿吧~”
发呆的人打个激灵,清醒过来,下意识的说“没关系,谢谢您的…”
“是奴隶要好好听话,不要辜负主人难得的好意,快点上楼去睡觉啦。”
“可是,已经到晚饭…”
“不要随便抢别的仆人的工作啊,我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
弓弦总是拗不过自家爱人的,被这样子说了两句就放下杯子起身,上楼之前又仔细向桃李确认了文件没有问题,这才离开上楼了。

桃李看着弓弦上楼去,坐到沙发上看文件,但是完全看不进去。
满脑子都是弓弦刚刚坐在这张沙发上发呆的样子,稍微有点涣散的双眼,头发凌乱,脸上是无法遮掩的疲态,无名让人生出几分心疼。虽然坐的笔直,但是或许是看到了他疲惫的蜷缩着安睡的模样,那种如同折断的花茎的氛围始终萦绕在他身上,笔直的身姿反而有种勉强掩饰脆弱的坚强。这样的坚强让桃李有些坐立不安,感觉心像是棉花糖一样被戳来戳去,到处都是洞。
桃李捏了捏鼻尖,想起刚刚那双不设防的茫然的烟紫色眼睛,突然感觉空气好像有些燥热。他拉了拉领口,瞥到桌子上的茶杯,赶紧端起来喝了一口。喝着喝着想到这个杯子是弓弦刚刚用过的,呛了一口水。
后来他就捧着杯子坐在沙发上发呆,想着弓弦刚刚交叠在茶杯上的十指。
杯子是黑色的,手指握在上面会衬得很好看。桃李偶尔会在演唱会时偷瞄弓弦弹钢琴的样子,偷偷看他修长有力的十指舞动时迷人的样子。
但是今天他第一次觉得,弓弦的十指是不是修长得过分了,搭在杯子上的手指,甚至显得有些细瘦病弱。
弓弦今天,是用两只手一起捧着杯子吗?桃李试着用十指交叠的方式握住杯子,明明是杯冷透的茶,这么拿就会像畏寒的孩子小心的捧着热水杯一样,又有点像女高中生。
总之…很可爱。

洒扫的仆人进来了,看到小少爷坐在沙发上捧着个冷茶杯发呆。他轻手轻脚的干活,想今天奇怪的事真多。先是伏见先生拜托他等少爷回来了再进屋打扫,灯却暗着到了天黑,少爷回来了灯才亮起来。结果现在伏见先生不见了,少爷反而在这里发呆。真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搞什么。
仆人一边打扫着一边暗自嘀咕,一抬头却见他家的少爷,低头看着杯子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然后居然慢慢的烧红了耳尖。
——————————tbc.
愁人,下一章桃李估计还没法扒弓弦的衣服。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