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回家 2

早就写好的,但是改了好久,根本不知道怎么写这一段比较好,删来删去的,啊,写家常好烦啊,哭唧唧
忘记了说,因为是五年后,虽然是现实向,但是私设如山,到处都是我的私设😂😂😂😂
这一段写的很不满啊,尤其是最后见家长的时候,啊,凑活着看吧……
桃弓,桃弓,桃弓,邪教预警

类似于这样的,名为“时过境迁”的感觉,在经历过最初的一刻后,便不再很强烈了。
回来一趟,需要照顾的事情太多,前前后后的忙碌起来,伤感的情绪就更少了。说起来这种事也和这些年做熟了的商场上的交际一样,打着精神说些应景的话而已。
路过厨房时往里看了一眼,人很多,但是做事都很有条理,是他多年没见过的众多佣人齐整的忙碌的样子。有一个仆人端着食材进去,没有拿稳差点摔了,他扶了一把,然后顺手把食材递进去。
可能是递食材的动作太过自然,又带着过去在这里常年做事的精准,接手的人没有察觉,还抱怨他菜没处理好。他愣了愣不知道说什么,旁边一个微胖的姑娘反应过来,喊了一声“伏见先生”,众人瞬间停了动作,刚刚抱怨他的人慌忙上来致歉,他又赶紧打圆场糊弄过去。
微胖的姑娘叫千鹤,是他以前相熟的厨房帮佣。这姑娘替他说了话,又笑着扬了扬手中的鱼,“白肉鱼,是夫人特意交待的,她说您爱吃。”
一来一去间算是解了围,他跟众人客套几句,自然而然的退出去。
出来的时候背后附赠一些好奇探究的目光,他并不在意,只是出门后闻见了香气。往东面看时,发现了一颗新栽的梅花。
或者不是新栽的,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他在门廊停了一会儿,站着看梅花,脑子里想起千鹤依旧开朗的笑容,还莫名想到那条白肉鱼。
其实有些事情会变,有些事情又不会变。物是人非这种事,说起来真是没意思,徒惹人伤感。
他们居然还愿意记得他爱吃的东西。
弓弦细细嗅着梅花冷淡的香气,捏了捏鼻梁,闭着眼笑了起来。

原本那种“见家长”的情绪瞬间被冲淡了,真要说起来,弓弦跟这座宅子里的老爷夫人关系曾是极好的,他很少回家,年幼的时候也常受这对夫妻关心照顾。看了一会儿梅花,他不再迟疑,直接动身往正厅去。
弓弦和桃李在正厅坐着喝茶的时候,是妹君和她的丈夫先出来了。当年和家里关系最紧张的时候,桃李的妹妹也一直在两边周旋,是以他们之间算不得陌生。至于妹君的丈夫,姬宫先生,是她过去的贴身执事,一个无父无母受姬宫家庇护的孤儿。在三年前和姬宫小姐结婚,入赘到姬宫家来。
这算得上是以前的同事了,姬宫先生性格偏内向,有些腼腆,但是骨子里倒和自己很像。两个人端着茶聊天的时候,弓弦一边笑着应酬,一边暗自瞥一眼姬宫家这对兄妹——不管是性格上,还是对爱人的选择上,兄妹都有意外相似的地方啊。
四个人关系不错,气氛融洽和谐。这么过了一阵,听见佣人通报,姬宫家的老爷和夫人来了。
桃李第一个扑上去,赖在母亲的怀里撒娇。个头停留在165厘米在这个时候就是有好处的了,再怎么撒娇也不会显得违和。弓弦跟着站起来行礼,夫人摆了摆手,又冲他笑了笑,上下打量两眼,态度是亲切的。
“弓弦变得更稳重了啊,个子倒是没长,不过太高就不好了。”
“…劳您挂念。”他眨了眨眼,这种亲密无间的态度让他以为仿佛是从没经历过五年的波折,愣了一下,看见桃李冲他打眼色,反应过来,微笑着请两人落座,挽着袖子倒茶。
他的手法自然是娴熟的,加上这边的态度和善得惊人,对话就这么平稳的进行下去,这么坐在一起,倒是有一家人的味道了。
弓弦五年以来第一次回来,为了礼物绞尽脑汁,原本还有忐忑,这个时候倒也轻松坦然起来。礼物送出去,都是他打听来的两个人的最近喜好,看反应倒的确是送对了。
直到上桌吃饭,两边的气氛一直都是这样相当融洽的。桃李和妹君在一旁撒娇贫嘴,两个曾经的执事看顾着现在的爱人,父母问着近况。弓弦给桃李挟菜,听到老爷在问桃李最近是不是睡得太晚了,心里替自己之前的种种糟糕想法感到好笑。
饭吃到尾声,提起初诣准备穿的衣服,夫人招手唤进来一个佣人,“新做了一套和服,去试试看吧。”
夫人言笑晏晏,弓弦抬头看了一眼那个佣人。妹君又说了两句话就出去了,他的丈夫也紧跟着走了,桌上只剩下四个人。
弓弦放下筷子,看向自家少爷。桃李正在吃最后一根荞麦面,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桃李,陪我去书房,我想听你说说公司的事情。”
“嗯?诶,元旦聊工作吗?爸爸太没有情趣了吧。那弓弦陪我…”
“你父亲是想和你谈谈新公司运作的想法,你就赶紧去吧,”夫人目光投过来,带着温和的笑意,
“弓弦就陪我聊聊天吧。”
——————————————tbc.
看了一下自己的下一章…我是在写什么…明明是超简单的故事…头好痛……我要改……【。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