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回家 3

超超超超超艰难的一章
一度想全部删掉。
删改了超超超超久
……我也不知道这一章写了什么,貌似是很重要的事情?
写的很难受

“夫人是有什么事要同我说吗?”
餐桌上只剩下两个人,一时竟显得有些冷清了。弓弦端坐着,对面的妇人比他印象中苍老了许多,眼角叠起细细的鱼尾纹,神色慈祥和善。听得他开口这样说,也只是摇头笑笑,唤佣人过来把刺身换到弓弦面前去。
“白肉鱼你以前是爱吃的,来尝尝新厨师的手艺。”
弓弦本已经放下筷子,听到这话沉默的望了眼前片得极薄的鱼生,最终重拾起筷子,“换了新厨师吗?刀工看起来很不错。”
他挟了鱼生,在齿间极慢的研磨,最后勾起嘴角微笑道,“味道很好,新的厨师很棒。”
屋子里很安静,只听见火炉噼里啪啦的响。妇人凝视着跳跃的炉火,许久才慢慢的开口。
“桃李…是我的大儿子…我心里是偏宠他的。他离开家那一年…我过得不好。”她面容平静,语气也是轻缓的,“我是个普通的女人家,不懂你们公司做的那些事情…刚开始那一年,我为了看懂和他有关的消息,也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看到他公司做得艰辛,几次想让他回来…想着只要他愿意回来,要做什么我都答应。”
弓弦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番话,忡怔片刻道,“您的爱子之心…我很感动。少爷知道了也会很开心的。”
“不用和他说…那段日子已经过去了。我当时心里放不下,却没想到也只要一年…一年后,桃李竟然已经做的非常漂亮了。”她摇了摇头,笑起来,眉眼间带了些光彩,“我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他父亲也始终未曾帮过他,他居然自己就站稳了脚跟…我知道他以前是多娇惯的人,居然能做好这种事情…我很开心。”她顿了顿,手指轻敲桌子,眼角带着笑意,“我…很骄傲。”
“……我会把这话告诉少爷的,”火炉继续噼里啪啦的响,空气里流动着温暖的气息,弓弦面色柔和下来,“他很在意家人,能听到您这么说,少爷他…会很高兴的。”
“你总是一个人过年,桃李闹我很久。我不想与他再闹下去了,”妇人说出这话的时候抬头望着他,“而且…我们也好久不见了啊,弓弦。”
弓弦眨了眨眼,听见心脏跳动时巨大的聒噪声,随着每一次呼吸声震动耳膜。在这一片喧闹中,他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妇人,不肯错过她的每一句话。
“桃李他过的辛苦,但是你在他身边,我终究放心很多。我也清楚,没有你的话他也走不到今天,”她不知道想了多久才说出这番话来,语气复杂,“毕竟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是五岁就在我家过了,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不可能一直恨你。”
这话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但足够弓弦听懂了。他深吸口气,真切的说道,“谢谢您。”
姬宫夫人摇头,拿起筷子给他夹了一块鱼肉,“别谢我…一会儿还有事要麻烦你。”
弓弦正在恍惚,被这夹过来的鱼肉搞的有点受宠若惊,赶忙道谢。
姬宫夫人摆摆手,笑道,“你现在不是姬宫家的仆人了,桃李真心待你,今天让你回来,也是认定了你是家眷了。这次也是和你商量,他想要和你长长久久的过下去,需要一场明面上的婚姻。”
弓弦愣住了。
听到“家眷”这个词,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要飞出去一样,然而转瞬间又觉得之前所有的温度全部被冻结成冰。
这种大起大落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是理解错了,偏了偏头认真的问道:
“抱歉,您说的婚姻的意思…?”
“嗯?他现在支撑着一家大公司,总是需要一场明面上的婚姻的。弓弦不会不知道吧?”姬宫夫人似乎是有些诧异于他的反应,用一种相当随意自然的态度笑着解释了一句,“在家里大家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对外总是要有一套说法的,不然他的事业怎么办?”
弓弦轻微歪了歪头,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眉头蹙起细细地看着对面妇人那张慈祥的面容,好像在数她脸上的鱼尾纹。
“放心,我和他父亲会仔细挑选他结婚的对象,不会生事扰乱你们的,”见他神情复杂,又加了一句,“如果不放心的话,最后的人选你来把关。”
弓弦听懂了。
他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感到强烈的荒谬感和难以置信。他慢慢的吸进一口气,疲惫瞬间浸透全身。
“弓弦?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用力闭了下眼睛,微微笑了一下,夹起刚刚姬宫夫人夹给他的鱼肉,放进嘴里咀嚼,用力咽下生冷腥涩的肉浆。
“有一个问题。”
“夫人您让我回来,是认可我可以成为您的家眷了,还只是想让我同意少爷的…婚事?”
姬宫夫人皱着眉看他,“这两件事有什么冲突?如果我不承认你的身份,怎么会决定让桃李形婚?你怎么可能有权利接触到桃李的婚事?…如果你还是不放心,他的婚事可以让你全权包办,结婚人选,婚宴,宴请的客人,你都可以决定。”
弓弦放下筷子,察觉到自己的手指都在发抖。
他彻底明白了。
两个人的想法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连辩驳的力气都完全失去。他试着让自己发怒,却发现无计可施,因为对方的态度是真的坦然而赤诚的。
姬宫夫人是真诚的认可了他是姬宫家的家眷,也是因此真诚的认为桃李的婚事是理所应当不容置疑的。
事情…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不对,事情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吗?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姬宫夫人慈和的笑脸,刚刚听到“家眷”这个词时那种雀跃得想要飞起来的心情仿佛是一个笑话。
他觉得嘴里发苦,想要笑出来,又感到胃里像是插进一把刀子一样翻搅疼痛起来。
最终他只是脸色发白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跟对方认真的鞠躬行礼。
“谢谢您的…好意。”
“这件事,由桃李决定。”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