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回家 6

这篇文比我想象中要长诶…嗯…
这章比较短小了。
桃弓,桃弓,桃弓,邪教预警。
私设一大堆系列


桃李端着清汤荞麦面进屋,弓弦的目光立刻跟过来,蜷成一团的人脸还惨白着,嘴唇却有了点血色,精神看上去好很多。
“去了这么久?”
“碰到妹妹啦,多聊了几句。怎么,是不是想我了呀?”
桃李面上已看不出在厨房里的伤感恼怒,笑眯眯的一张脸还不忘嘴上占便宜。弓弦笑了笑不搭话,只往床内侧移一点给他留出位置。
桃李坐在床边,夹了面喂他。弓弦大概是疼惨了,并不抗拒,桃李喂饭的水平自然不怎么样,也只是夹到他嘴边,他自己叼住慢慢吸溜着吃。
昏黄的床头灯浅浅的笼罩了一片,弓弦抱着热水袋小口吃面的样子相当的可爱,桃李看得心痒,想揉揉那人的头发,两只手都被占着,他就拿额头去蹭弓弦的发顶。
弓弦慢慢嚼着面,也不介意他乱蹭,只是吃下这口后自己接过了碗筷。
“酱油好像放少了。”
“胃病要少盐少油。”
“可是太淡了…”
“淡也是我做的!要乖乖吃掉哦。”
这几年过去,弓弦犯胃病的次数也是不少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桃李也习惯了照顾病时的爱人,对这胃病的脾气也摸的清楚。服了药喝了热水再吃点饭,恢复得也快。桃李看弓弦脸色好些了,碗也端得稳,知道这次胃病发作算是过去了,便开始兴师问罪。
“这几天吃饭挺规律的,怎么会突然犯病?”桃李皱着眉回想,“晚餐我记得你没吃什么忌口的吧?”
“嗯。”弓弦低头喝汤,含含糊糊的应着,桃李不满的瞪他,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嗯…是你跟母亲聊天的时候又吃了点什么吧?不准对我撒谎哦。”
弓弦犹豫了一下,老实说了,“吃了一点白肉鱼。”
桃李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桌上的鱼料理,瞬间恼了,“那盘刺身?你未免也太猖狂了吧!你的身体怎么能吃那种东西?自己的身体给我注意一点啊?喂!有没有听进去啊你?”
弓弦非常配合的连连点头,一脸诚恳,“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骂了两句,桃李发现有些不对,弓弦的胃病一直不好,是他始终忙碌作息不调的缘故,但是自己去吃忌口的生食…绝对不是他会做的事情。
“到底是为什么要吃那盘刺身啊?”
弓弦想了一下,认真的说,“贪嘴。”
“………”
“就算是白肉鱼也不能这样糊弄我!”桃李更恼火了,要不是因为这人可怜巴巴的蜷在床头,他都想上去狠狠的拽着对方领子骂一顿,“骗谁呢?因为贪嘴?警告你哦,不要把我当成傻瓜!”
弓弦一口喝完了最后的汤,有些犹豫,看着桃李的神情知道他是不肯罢休的,抿了抿唇轻声说道,“总归是夫人的好意。”
桃李愣了愣,想发脾气又不知道怎么说,最后只嘟嘟囔囔的说,“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然后靠上去握他的手,皱眉道,“就算是妈妈也不能给你委屈受呀…我明天就找她说。”
弓弦笑起来,“夫人真的对我挺好的,是我不想跟她讲胃病的事,怕她操心,才半推半就的吃了一点。很少的,你看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
桃李把碗筷放在一边,神色郁郁,半晌才说,“你提前告诉我,早点吃药也不至于半夜疼得这么厉害了。”
弓弦拉着他的手十指交缠,听得这话点头认错。实际上他只是忘了提前吃药,回来时心里乱七八糟的塞了一团事情,怎么还记得吃药。
却见桃李沉默片刻,神情依旧难看,摇了摇头往他怀里钻。弓弦把他圈在怀里,桃李把手钻到热水袋下面给他揉胃部,头埋在他胸口闷闷地说,“我知道…你不告诉我,怕我和妈妈生气,怕我们因为你吵架…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想讨好他们。”
理由没那么复杂,但这话的确句句道破他的难处。弓弦叹口气,不愿他再多想,把埋在胸膛的脑袋挖出来,凑上前跟桃李鼻尖碰鼻尖。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以后一定注意。”
他的语气诚恳,桃李却仍然不开心,跟他碰着鼻尖蹭了一会儿额头,开口说道,“你早就不是姬宫家的仆人了,你是我姬宫桃李的爱人,这个家里没人能让你受委屈。”
“不要想太多了,桃李,”弓弦声音极温柔的叫他的名字,用力紧扣十指交缠的手“我的确想讨好她们,但不是因为我曾经身为这个家的仆人,而是因为…他们是你的父母,”看桃李愣愣的,他偏头吻了他一下,笑起来,“哪个女婿不怕泰山呢?”
“是公公婆婆。”桃李小声反驳着,跟着笑出声。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