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回家 7.2 完结篇

终于完结了。
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我还是太幼稚了。
这一章,也掺杂了很多我本人对“桃弓”这个cp的理解,他们的问题、他们的相处、他们的携手共进。
原本只是个已出柜回娘家的梗…最后写得很头疼,主次太不分明了。
祝大家吃得开心,愉快产粮,为桃弓打call!


冰凉的脚温暖起来,桃李整个团在被子里,听冬夜呼啸的风击打在窗上,声势浩大骇人。屋里却只听见咔哒咔哒的秒针走动声,伴着壁炉的噼啪声,格外让人安心。
“桃李…”对面的人叫他的名字,他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床头灯昏黄的光朦胧成一个小圈子,脚腕被使了些力气握住,仿佛在做什么决定。
“桃李想结婚吗?”
“……什么?”桃李被睡意困扰着,口齿不清得回道,“唔…弓弦想和我结婚?”
“不是的。嗯,我是很严肃的在问你啊,桃李。如果你同意的话,大概很快我就要着手筹备你的婚礼了。”
弓弦的声音温和平静,就像所有日常一样波澜不惊。桃李却渐渐清醒过来,瞪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感觉有刀锋般锐利的寒意侵袭到身上。
“弓弦,你什么意思?”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桃李坐起身盯着他的脸,弓弦低垂着眉眼,就像是刚刚给他按脚时那样的柔和。
“夫人说,你需要一个妻子,”他停了两秒,“我觉得这件事不好单独决定,来问问少爷是怎么想的。”
桃李深吸一口气,感觉呼吸都是颤的,刺骨的寒意让他浑身战栗起来,胸口压抑得喘不上气,他急喘两声,发泄似得挣起来,把脚从弓弦的手里挣脱。
“伏见弓弦,你问我怎么想的?问我?你怎么能说问我?”桃李翻来覆去的重复这几个词,铺天盖地的委屈弥漫上来,他瞬间红了眼眶。
“你这是做什么啊你问我这种问题!”
“你把我当什么啊?”
他越说越委屈,声音打着颤儿又被怒火压下去,刚刚还被人细心抱在怀里的两只脚蹬在对方肩膀上。桃李鼻子都发酸了,脑子里轰隆隆的碾过去沸腾的血液——这个人对自己从来都是千宠万宠,他还是第一次从他身上受这么大的委屈。
“不好自己决定?来问问我?”
“你怎么不赶紧决定了让我娶了谁呢?你还说要准备婚礼?你要给我准备婚礼?”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哭腔止不住了,泪珠子排成行往下落,他狠狠的用手背擦掉。
从他红了眼眶开始,弓弦就有些愣住,等到真的看见桃李的眼泪,他整个人慌乱起来,急忙伸手去搂爱人的肩,又被桃李用脚蹬回去。
“才不要!你别过来!”
“桃李…”
“你怎么这样子!你怎么还想着问我?”
“别说了,别哭…”
“我要是说好,怎么办!你…”
“是我的错,别哭了…”
“你…你是不是还打算给我准备什么婚礼?”
“你到底怎么想的啊,我们…我们是恋人吧?你居然说要给我准备婚礼?”
滔天的委屈和怒火掺和起来,桃李控制着眼泪,觉得自己快要背过气去,对于自家爱人断断续续的劝慰根本听不下去,甚至拒绝他的靠近。
“你是什么人啊!你把我当什么?”
“不准过来!你这个人!你这个…你这个…你把我当成什么!”
“我不管!你要是敢再过来!我…”
吵闹的声音瞬间停止了,桃李愕然的望过去,看到弓弦握住他的脚腕,低头亲吻了他的脚背。
桃李整个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动作僵在原地,感觉脚背上温润的触感向上移动,他抬头时能看到爱人低垂脖颈的美好弧度,和温柔的眉眼。
“对不起。”
他听见对方沙哑低柔的声音,最后一个吻落在脚踝。
秒针咔哒咔哒的响了一会儿,雷鸣一样的心跳声渐渐平息,桃李眨了眨眼,努力的平复呼吸,把脚收回来,转身钻到爱人的怀里,把头埋在他胸膛上。
“不该你道歉的,是我错了,我不该跟你发火。”
一开口发现嗓子哑得吓人,桃李抽了抽鼻子,揪着弓弦的睡衣把自己埋得更深。
肩背感受到重量和温暖,他被弓弦整个儿抱住,紧紧的圈在怀里。
“您没有错,是我太懦弱了。”
弓弦想要给他擦眼泪,桃李拽着他衣角把自己做了鹌鹑,不肯抬头,他就用鼻尖轻轻的蹭桃李柔软的发旋。
“这么多年了,我…我还是个不合格的恋人,总是在辜负您。”
桃李听见他的声音有些变了调,连敬称都冒出来,抬头去看,又被人遮了眼睛。
“让您这么伤心…对不起…是我辜负了您啊。”
啪嗒一声响,遮在眼睛前的手挪开,床头灯却被关了。一片漆黑中,桃李被弓弦搂在怀里躺下来,两个人窝在一个被窝里。
“我明天就去跟夫人说…”
“我陪你一起去,跟妈妈讲清楚,”桃李贴近了,在黑暗中抬手摸到弓弦的眼睫,果不其然,手中一片湿意。他心里一酸,这个人从来倔强,这个时候连眼泪也不想让他看见。
“我不该跟你吵的…回来心情不好是因为这个么?你肯定比我要难过吧。”
黑暗中,桃李感到有温热的气息贴上来,脸上的泪痕被一点点用唇舌暖干。
“痒…”他躲了一下,想着关了灯也好,不然现在这一脸水痕,太狼狈了。
“桃李真的长大了。”湿意被暖干,弓弦却不愿和爱人分得太远,两个人仍然额头相抵黏在一起。
“从我十八岁你就开始说这句话,现在我都二十五了。”
他听见爱人的笑声,跟着笑出来,两个人的呼吸都喷在对方脸上。
“做面时在厨房遇见妹妹,我跟她抱怨,说你不信任我,总是不懂得依靠我,”桃李声音低哑,贴上去咬了一下弓弦的嘴唇,说着说着竟然笑起来,“刚刚我才想明白,是我太幼稚太不可靠了…我这样子只会发脾气,不懂得体贴你的心情,说想要你依靠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怎么会这么想?”弓弦有些难以置信,不愿意他再说下去,把人搂的更紧,“请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你很好,比我好很多。”
桃李沉默了一会儿,摇头笑道,“也只有你会这么说吧…所以啊,结婚的事也不要提了,除了你,谁愿意半夜给我暖脚呢?”
“桃李真的很好啊,别这样说了,”弓弦低头与他接吻,声音里埋着低低的叹息,“会让你有这种想法,我才是不合格的那个啊…”
“这么久了,你还总是把我当‘少爷’看啊。可那么多事情过去,我们早就不是以前的主仆关系了。”
“不管是少爷还是桃李,只要是你,”扣在脑后的手紧了紧,耳边的声音也低哑得不像话,“什么身份都无所谓,只要是你。”
“你总是抱怨我说,我把事情搞的太复杂了,”桃李感觉手被握住,两个人慢慢的摩挲对方的指关节,“夫人说你的事业需要一个合格的妻子,我就总是把事情想的太复杂,前后考量,瞻前顾后,怕你担心又怕你的事业受损。我总是不如你想的通透,忘掉了你曾经跟我说,恋爱是很简单的。然后只去斤斤计较一些不必要的东西。”
“当年确定关系的时候也是,我一退再退,惶恐不安,最后要你拉我出来,逼着我承认心意…我总是做的不好,辜负了你。”
“我想要做你的后盾,让你无后顾之忧,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越来越懦弱,不如你看得清楚。到头来还是你带着我走下去。”
桃李听到一半就愣住了,在对方怀里安静的听心跳声,“你是这么想的吗…你怎么会这么想啊,我之前…从没听你说过。”
“因为…执事弓弦是不能在主人面前露出胆怯的模样的啊。”
“身为后盾,要足够坚韧足够强大,我一直是这么想的,但是…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样的困扰。”
桃李安静了一会儿,摸着爱人的锁骨咬上去,过了会儿又慢慢的舔过去。
“我今天不说的话,你就一直不肯说么?真是太狡猾了。”
“虽然妈妈做的很过分,但是也阴差阳错的办了好事呢…好吧,明天见她不冲她发火了。”
“桃李…那是你的母亲,要尊重。”
“哼,这么久了,她居然还想拆开我们吗?你不是刚刚还说她承认了你的身份?妈妈到底怎么想的嘛…”
“是契约婚姻哦,夫人说不会让对方干扰我们的关系。”
“哈?这样也可以?”
“嗯。所以就算你真的打算结婚,我也可以半夜帮你按脚的。”
“……你不会同意我结婚吧?”
“怎么会,刚刚是在跟你说情话啊,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你这是要气死我哦。而且就算契约婚姻,我也不会做的,耽误一个大好姑娘吗?而且,弓弦呀,”桃李蹭了蹭爱人的额头,笑道,“还记得我们确定关系时我说的话吗?”
“记得。你说,如果我答应了,那你是不会允许我这辈子有妻儿的。”
“哼哼,记得倒是蛮牢嘛。既然我们都是恋人了,那么你要再霸气一点啊。”
“嗯…霸气?”
“比如,你也可以像桃李大人那年一样霸气的说,‘这辈子都不许结婚,不许有妻儿’,这样的话是不是听起来就很棒呢!”
“嗯嗯,是的,很棒哦。”
“喂,太敷衍了吧!”
“你总是在舔我的锁骨,我也没法集中注意力…是想做吗?”
“……唔……算了,再睡一会儿吧。”
“润滑剂和套子我都有带着,不会很麻烦的。”
“才不是麻烦的问题!你今天刚犯过胃病!好好躺着睡觉!”
“好的好的~晚安。”
“晚安。来亲一口。”
“我爱你。”
“我也是。”
——end.
想了很久怎么写结尾,最后还是用了特别俗套的话啊…我爱你,我也是。
另外,桃李就是那八翼光辉炽天使!!他太好了!!更爱他了【。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