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等你

伏见弓弦1018生日快乐!!!!!!!
你是世界上最好的!!!!!!
爱你!!!!!!!
这篇虽然是生贺,大概讲的是,桃李千里寻妻结果由于生活经验不足导致的悲剧【。
设定是弓弦大一到a市上学,桃李高三。
依旧标题废。
弓弦生日快乐!祝你每天都幸福!
明天还会写一点吃蛋糕的甜蜜日常www



深秋天寒,a市气候很是糟糕,弓弦大学来到这个城市的一年中,一半时间都在下雨。这个晚上淅淅沥沥的又开始下雨,然后雨势渐大,风雨交织如晦。
伏见弓弦在九点钟收到桃李的电话,听见里面风啸声和雨声嘈杂。
“少爷,您在外面吗?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我……车站……接我…”
电话里失真的人声被风声撕扯得断断续续,只听见几个模糊的词汇。
他慌了神,“少爷?听得见我说话吗?您在哪里?到底什么情况?”
电话那头风声依旧,呼啸得令人心慌,“列车到站…雨大…没电…”
伏见弓弦已经匆匆的扯去衣架上的长风衣,随手捞起一把伞出了家门,“请您在原地等我!”
通话突然断了,他心里骤然一紧,在楼梯上险些失足。打回去按键的手指都在颤抖——却没人接。提示音响起的那一刻他浑身冰冷,脚下发软,强撑着咬牙保持清醒,渐渐才想到对方应该是手机没电了。
少爷……少爷……
刚刚接到的电话里有一个“列车到站”的电子女声,虽然模糊,但是常年来往于a市和梦之咲的弓弦立刻辨别出了那是新干线车站的播报声。
在等待计程车时查了新干线的列车运营时间表——但是这个时间点,梦之咲所在的城市并没有列车运行。他试着查看了a市的列车时间表,有些难以置信——最近的一趟列车,是从梦之咲的城市始发的列车,抵达a市的时间正是刚刚桃李给他打电话的时间,一分钟都不差。
计程车的车灯一闪一闪,他挟着一身雨水进去,声音干冷僵硬,“新干线车站,请快些,谢谢。”
重重叠叠的雨被甩到身后,计程车司机用余光去看这个两手空空却要去车站的年轻人。青年长得英俊秀丽,神态却沉凝冰冷,从脸颊到下颔绷紧了一条冷峻的线,坐姿僵硬,背脊很直,浑身肌肉都在紧绷着——像是用全身力气在压抑着什么。
看起来是真的有非常让他慌乱急切的事情发生啊…司机想着,踩大了油门。

这是弓弦坐过的最快的计程车,但他来不及多感谢对方,惦记着桃李的安危,心乱如麻,撑着伞冲进雨中。
狂风挟着冰冷的雨点击打在伞面上,泼墨一样的夜晚只有车站朦胧晦暗的灯,交织成脆弱虚幻的光柱断断续续的闪烁,脚下无数雨水汇集成汪,许多拉着行李箱的异地旅客从他身边穿梭而过,风雨声中偶尔听见列车运行的轰鸣和电子女声的提示音。
伏见弓弦一脚踏入黑夜中,雨水从他坚硬的鞋底四溅开来,打湿他的裤脚。他顶风向出站口奔跑,风雨打在脸上生疼,他似无所觉,牙齿已经咬的生疼。
少爷……少爷……在哪?
伏见弓弦拿出最大力气奔跑,风顶住伞,他就索性收了伞,雨水冰凉刺骨,他心里绞着疼,有太多负面的猜测席卷而来,他不敢多想,甚至不确定桃李最后有没有听到他说的“在原地等我”,心慌到浑身发寒,齿间咬着那个人的名字。
少爷……桃李……请一定……
伏见弓弦用力擦了一把脸,眼前就是出站口,他急切的用目光搜寻。寒风骤雨,眼睫上都被挂满了水珠,路灯的光柱虚虚的一晃,折射出明暗不定的光影,水流和光柱交织,他不知道是视线被阻挡了,还是脑子无法再继续保持清醒,眼前的世界像是光怪陆离的河流,恍惚又虚幻。
桃李……
这个名字堵在喉间,被他死死扣在唇齿中,快要磨出血来,不敢泄出半点声音。
一片虚幻的光影中有人喊他的名字,他茫然循声望过去,娇小的身影躲在屋檐底下,嫩粉的发色冲破所有的光怪陆离闯进他眼帘,唇齿间撕咬的名字陡然随着全身力气一块儿泄出——
“桃李。”
那一瞬他虚软了腿,几乎跪倒在地,右膝落在坚硬的泥水地里,他却是劫后余生般的欣喜。
还好我找到了你。
还好你在等我。

看到他差点摔倒在地的动作,屋檐下的人有些急了,似乎想要冒雨过来。弓弦打手势让他等在原地,撑了伞慢慢的走过去。
伏见弓弦走到桃李面前站定,小少爷红着眼眶抬头看他,黑色的小西装和裤脚上都沾满了泥水,脸颊上也蹭了一道灰,像是风雨中离了家狼狈不堪的猫崽。
自家爱人这幅模样一下击垮了他刚刚积蓄起来的怒火和不满,他叹了一口气,抬手替桃李擦脸上的灰。
桃李在他冰冷的手心蹭了一下,给他抹掉眼睫上盈满的水。
“弓弦怎么老是这么爱哭呢?”
他摇头并不想说话,用湿漉漉的手指依次解开长风衣的扣子,脱下来罩在桃李因为寒冷而发抖的身子上。
少年比他矮很多,风衣垂到脚踝,像是被裹了起来。桃李拉了拉风衣的领口,不知道是不是材质的原因,衣服的外层虽然被雨水打湿,里面却还有着原主人的身体的温暖。
弓弦把他拥进怀里用力抱紧,下颔顶在少年发顶上,声音低沉。
“为什么突然跑到这里来?”
“我…”桃李来不及说话,就又被打断。明明是质问,语气却沉凝如静水,并不带一点怒意,只有嘶哑的声音说明他刚刚的恐惧慌乱。
“你以前是连新干线都没有坐过的,一个人从梦之咲跑到a市,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我很害怕,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
声音在这里停下,只留下一声沉沉的叹息。
“以后不要乱跑了,想去哪里玩和家里说就是了,好吗?”
衣角被揪住,弓弦低头看,桃李偎在他怀里抬头看他,猫眼在夜里也好看的出奇。
“我没有想玩,我是来找你的…我不清楚你公寓的地址,手机又没电了…我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低,桃李低头拎起来脚边的一个盒子塞到他手里,精致的盒子有一半沾上了雨水,卖相有点糟糕。
“刚出站的时候,摔了一跤…蛋糕可能也有些坏了,你…”
弓弦举着散发出糕点甜美气息的盒子,眨着眼,愕然地看着里面的小熊蛋糕。
“生日快乐,弓弦。”
——tbc.或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