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等你 完结

赶在最后把给弓弦的生贺补完了www
这一块儿就是完全的甜饼了,嘿嘿嘿
这样看上去还比较像一个完整的生贺
嗯,桃弓,桃弓,桃弓,邪教预警。
弓弦,生日快乐!

……生日?
伏见弓弦举着蛋糕,抿了抿唇,终于想起来早上收到的几条祝福短信——他有些哭笑不得,这一趟折腾过来的那些焦心、担忧和刺骨的恐惧,居然是因为这么一个对他来说实在是无足轻重的理由,可是这个理由又真真切切的打动了他,就算想要责怪,他又怎么舍得辜负这一片真心?
“虽然非常感谢您,但这可真是……下次做出这种事之前,请您一定要先通知我,好吗?”
他一边无奈的叹气,一边把蛋糕又递还给桃李,在桃李委屈不满的眼神投过来之前,转身蹲跪下来。
“好了,快上来,外面有积水。”

风雨如晦的夜里,年轻人背着他的主人,走过异乡的火车站。桃李伏在弓弦背上,替两个人打着伞。伞外是狂风骤雨和列车轰鸣,伞内是他温暖的风衣和有力的双手,桃李低头看见执事的双腿趟过浑浊的泥水,水波四散逃开。
“弓弦,水凉吗?”
“不凉。请您不要分心,小心掉下去。”
“说实话哦。”
“……有些凉。但是有您在我背上,我感觉很暖和。”
“呜哇…弓弦也会说情话了呢~”
“……您误解了什么?我只是说您趴在我背上,贴着的地方能互相取暖而已。”
“哼…真是无趣的男人…”
“别说这个了,您的手机是怎么回事?”
“因为想着要趁家里仆人不注意的时候逃出来,跑得很匆忙,手机忘了充电了…”
“为什么会穿得这么少?”
“呜…家那边天气很好的…没有下雨也暖和很多…”
“您出门都不查a市天气的吗?唉,您实在是太缺少生活经验了…”
“…哼,伟大的姬宫桃李大人也难免有不擅长的地方而已,所以身为奴隶,要对我更好些才对!”
“少爷还是喜欢说这样任性的话啊…您要好好听管家的话,不要给家里的仆人添太多麻烦。”
“……才不要。”
“这种话可是太过分了哦。”
“我只是……真是的,非要我先说出来嘛!真是让人操心的奴隶。”
“………”
“我…很想你。你不在我身边,我很不习惯。”
“我也是。”
桃李感觉耳尖烧了起来。
“再说一遍,弓弦。”
“我也很想少爷…没有少爷在身边,弓弦我,也非常思念您啊。”

全程赖在弓弦身上不肯下来的桃李是被半拖半抱着下了计程车的,进了屋子那身沾满泥水的衣服就被扒光,然后被包在大浴巾里推进了浴室。
桃李本来打算和弓弦一起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但是单人公寓的浴缸明显承担不了两个人的大小,加上弓弦还惦记着清洗湿透的衣服,两个人只大概的淋浴了一下。
洗完澡了桃李坚持不肯穿过大的睡衣,裹着浴袍就匆匆跑出了浴室。弓弦盘算一下室内的温度,也便随他去了。
桃李出了浴室就直奔那个包装盒浸了雨水的生日蛋糕,万幸里面并没有被弄湿,蛋糕还是可以吃的,只是摔了一跤散了一半,卖相实在是不怎么样。
看着变形的小熊脸,桃李有点委屈。去厨房找了勺子努力的去推变形的地方,奶油却变得糊成一团。他索性用勺子画一个笑脸在上面,然而画出来却像个鬼脸,小少爷感觉更委屈了。
弓弦收拾掉脏污的衣服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自家少爷瘪着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他看着那个蛋糕上的鬼脸想要笑,又怕少爷恼羞成怒,赶紧背过身去拿蜡烛。
“来,一起点蜡烛吧。”
歪歪扭扭的笑脸上插满了蜡烛,火光也摇曳着升起来。桃李跑过去关了灯,登时屋里只剩烛火昏黄的光,他借着一点烛光跑过去扑到弓弦的怀里,弓弦稳稳的接住了他。桃李极熟练的扒着弓弦的衣角坐到他腿上,窝在爱人的怀里。
“快,吹蜡烛!对了对了要认真的许愿哦!抱着我许愿的话,我也会跟神大人恳求说,请好好的实现弓弦的愿望。”
“那我就祈愿新的一年,少爷能够平平安安的继续成长了。”
“噫!这算什么生日愿望啊!重来重来…啊!”
弓弦笑着俯身,吹灭了蜡烛,四周骤然一片黑暗。
黑暗来袭得太过突然,桃李下意识的缩到弓弦怀里,弓弦反手抱紧他,两个人的呼吸在黑暗里交缠依偎。
“明明是弓弦的生日,怎么许了和我有关的愿望啊,弓弦真是太不懂事了!”
弓弦轻轻笑了两声,低头用额头蹭蹭桃李的发顶。
“可是,这的确就是弓弦我这一年…最重要的愿望啊。”
桃李一时无言,摸索着拉扯弓弦的衣领,亲吻他的下巴,嘟嘟囔囔的说,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只有在我的生日的时候,我再向神大人祈求,让弓弦新的一年快快乐乐平平安安了。”
“不胜感激。”
弓弦低笑一声,俯下身和爱人唇齿交缠。
“今天我真的很开心,谢谢您。”
“哼哼,给自己的爱人庆祝生日,是平民和贵族所有人的义务哦。”
“生日快乐,弓弦。”
——————end.
甜甜蜜蜜的日常才是我的真爱!!桃弓赛高!!弓弦生日快乐!www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