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知乎体】【桃弓】【哨向】你见过哪些不像哨兵的哨兵?.1

桃弓!桃弓!桃弓!!
关于里面涉和英智的关系,我本人对于这俩相关的cp是无所谓的,请随意解读吧

你见过哪些不像哨兵的哨兵?

认证:梦之塔保健室老师

n月n日答案补充:
为什么我认为T和执事很难在一起,这和执事本人有关系,这又是很长的故事了。看你们都对T和执事的爱情故事感兴趣,过几天有空的时候我再写吧,中年大叔也是很忙的啊。
——以下是原答案。
啊我只是一个保健室的老师,为什么会有人邀请我回答这种问题…不过还是泻药一下好了。
真是奇怪的像绕口令一样的问题啊…正好现在没有人来保健室打扰我,可以喝一罐清酒,嗯,希望在喝醉之前能把这个回答写完吧。
就说一说我的学生哨兵T吧,不过他今年已经进入战斗编制了。T有圆碌碌的猫眼,一头粉毛,长的娇俏可爱。身高算上他倔强的呆毛勉勉强强到了165cm,哪怕在向导里面大概也是标准的娇小型了。不像普通的哨兵一样喜欢炫耀肌肉,嗯,不过我觉得这很可能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肌肉这种东西?有次来保健室的时候感觉他体重堪忧,肚子也软软的,一个有赘肉的哨兵。不过我觉得有赘肉也很好,他的向导应该会很喜欢吧?
T家世好,是一个富豪家族里的少爷,他家族里甚至专门送了一个向导进塔里照顾这个小少爷,算是T的执事,真的是相当豪放的手笔啊。T长得娇小可爱,娇惯得厉害,嘴巴毒。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他刚进塔的时候,T在训练中受了伤,哭哭啼啼的,是那个他家族里送来的向导一路抱着他,就这么送来的保健室。
他家那个向导执事也是厉害的,看起来温和有礼,敬语多到让我有点坐立不安,态度倒是强硬。向我索要了伤药之后就不动声色的把我从他家少爷身边隔开了,亲自动手给T处理伤口。这个向导手法相当专业,我也有幸在一旁喝酒偷懒。向导是个比T高了整整一头,身量也修长的青年,他一边哄着T一边给他上药。画面温馨动人,是塔里那些小姑娘们会尖叫、向往、觉得“相信了爱情”的那种样子吧?如果她们知道躺在床上哭泣撒娇的那个是哨兵,怕是要爱情破灭。
这是我和T的初见,虽然我自认是个整天喝酒的保健室大叔,但是再怎么说也是这群小鬼的老师呢,对学生的期许还是庸俗的。所以当时我是有看不惯T的,长得再可爱也是哨兵啊,喜欢撒娇哭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
T那个时候不过是个刚觉醒的B级哨兵,但是在选择战斗队列的时候,想要进塔里最强的作战小队。那个队伍有两位S级,入队门槛高得吓人,一个B级想要入队,听起来就像个笑话。又听说他想要进入那个小队是因为崇拜小队首领——塔里的首席哨兵。怎么说呢,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理由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了,真的是单纯又幼稚的理由,塔这种残酷的地方里面还有为这种原因去决定自己未来的孩子,实在是让那个时候的我觉得可笑又可怜。
啊…那时的我那么草率的下了这个定义,实在是太肤浅了。当时我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对塔很不满,期望着改变又觉得没有希望。听到这样的事情,虽然笑了出来,但是内心是有触动的,可是一想到这种触动是由一个我认为“娇生惯养又孩子气”的小少爷带来的,就立刻否定了这种可能性,甚至因此更加悲观。
对他改观是在入队测试开始的前一个星期,我夜里巡逻看到训练室还亮着灯,去查看的时候发现居然是T。那个时候真的很晚了,我看到训练室的仪器记录里,他从下午结束基本课程就一直在这里训练。他的精神体,那只暹罗猫都累到无精打采的趴在一旁,我看过去的时候T正蹲着摸它的头抚慰它。明明T他自己看起来情况更糟糕,训练服整个被汗浸透了,头发也黏在一起,但是居然还可以那么耐心的抚慰自己的精神体,并且很快又开始了训练。我原本打算进去看看T的情况,被突然出现的那个执事向导拦住了。我问他为什么放任T进行如此高强度的训练,他只说这是T的决定,他会保护他支持他。
这个执事在有关T的事情上显得自相矛盾,明明有着强烈的保护欲又逼着自己袖手旁观,担心得不得了却只敢小心翼翼的触碰,心疼着又欣慰着。怎么说呢,像是父母对孩子的期许和呵护,可是那个晚上我看着他的眼神,又觉得可能是爱情吧?
那天晚上,快到凌晨的时候我碰见了结束训练的他们,执事背着T,T在他背上睡得很安稳。

一个星期后,入队考察上,T如愿入选了,他的执事也一并通过了考核和他进入同一队伍。当时不少学生和老师都很震惊,毕竟当时还有很多人把他错认成向导。这么短时间内就从B级提升到准A级的哨兵实在少见,能通过那个变态的入队测试更是难上加难。我想起来那天晚上看见的事,倒不觉得奇怪。那个时候T跑去跟首席哨兵撒娇,首席向导在旁边撒花说着amazing,他的执事站在另一旁。我对他的看法慢慢修正了,天真的孩子如果能秉持着那份纯粹走下去,这个散发着腐朽气息的塔,是会被他改变的吧?

再往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可能有关的人也听说过,梦之塔里从下至上的,那场轰轰烈烈的革命。当时到处都很乱,送到保健室的人激增,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革命的过程据说是很激动人心的,几次关键的武斗现在还在被人称道。不过我只在最后的时刻去观战了,革命者取得了漂亮的胜利。T所在的队伍是被讨伐的、失败的一方,我看到他在台后哭得很惨。
那时他们队伍的首席哨兵被首席向导带走疗伤,台前是革命者胜利的凯歌和所有人的欢呼雀跃,T整个人埋在他的执事怀里,拽着对方的衣服哭的快背过气。我那时心里玩笑般的想着身为哨兵却这么爱哭实在是不太好啊,果然是个不像哨兵的哨兵呢,但是我在一旁为他鼓了掌,即使掌声淹没在吵闹的庆祝声中了。革命者固然是光彩夺目的,但是他也是这个塔未来的希望,我见到的第一簇火焰是从他身上燃起的。

——tbc.
唉,这一篇写成桃李奋斗史了emmm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