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翠弓】原本就是个段子,没啥名字

弓弦怕烫这个梗衍生的段子
翠弓好美味啊,翠翠一个大写的迷弟
翠翠太可爱了,他都是我二推了呜呜呜
以下正文www不知道翠弓的tag我是不是第一个用的…??

   弓弦端着给自家少爷做的甜点准备从厨房出去时,却意外的被高大的少年拦住了。他放下托盘,挂上一个温和的笑容。
   “哦呀?是高峯大人?您是有什么事情吗?”
   一年级的高峯翠,明明是小他一届的学弟,却有着和他相仿的身量。
   “伏见前辈…”只是说了称呼,高大腼腆的少年就已经红了脸,但是今天的翠明显有着什么不得不说的话,羞红着脸却依旧坚定的拦在对方身前。
   “那个…前辈如果怕烫的话……为什么不让我帮忙呢?我明明…明明也一直在这里的。”
   “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并不影响我的工作呢。”弓弦愣了一愣,正在思考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怕烫的事实,嘴上却已经习惯性的做出礼貌的回复,“而且想必高峯大人也有自己的事情吧?因为这种小事就求助实在是太麻烦您了。”
   “不是的…”对面的学弟今天出奇的固执起来,“是很重要的事情…关于前辈的事情,都是很重要的事情,”翠上前一步,过于高大的身量隐隐带来些压迫感,“我很怕麻烦…但是,关于前辈的事情,不管怎样…都不会感觉到麻烦的。”
   少年的目光移向了他垂在身侧的右手,“已经红了呢……前辈…为什么不懂得爱护自己呢?”
   一边说着更小一点的学弟已经拉起了前辈带着红痕的右手,那是很漂亮的一只手,手指修长,指尖圆润,中指上被烫伤的红痕蜿蜒至手背,衬在这么一只好看的手上也显得像是艺术品一样精美。
   弓弦有些惊讶,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回应,就见年轻的后辈将带着红痕的中指含进了口中。
   夕阳从厨房小小的窗子中斜射进来,正映在后辈的脸上,弓弦看见了像傍晚的霞云一样美丽的红晕,还有少年微敛的眼眸里认真的神色,高大的后辈托着他的手,俯低身子用胡闹又笨拙的方式抚慰他的伤痕,大概就是这样动人的画面让他一时忘记了制止这个乱来的学弟。他感受到指腹烫伤的地方正在被柔软的舌仔细的舔舐,乃至卷起舌尖用力的吮吸,柔滑的舌面却依旧能给烫伤的地方带来刺痛,但是当不住的水声和对方口中的软液交织时,那些刺痛却变成了另外一种奇妙的刺激。
   翠品尝着前辈手指上残留的奶油味道,就像是某种幼兽一样吮吸着,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件和前辈有关的事情,比如说怕烫。他用舌尖认真的感受着对方指腹上的每一道纹路,品味着和奶油交杂的每一寸的味道。弓弦的手指和翠想象的不太一样,并不是偶像应有的柔软细腻,反而是带着微硬的薄茧——不管怎么说,这不应该是偶像这种职业应有的坚硬的触觉。翠瞥了一眼放在案台上的甜点和干净整齐的餐具,腼腆的少年眼神变得深邃起来。
   是因为这些事情吗?
   年轻的一年级尚未真正了解愤怒的情感,却在这一刻清清楚楚的体会到了心中灰暗的火焰,如同野兽一般吞噬了他,裹狭着难过与不满。这样的感情过于复杂,心思干净的少年不知如何处理,甚至手足无措。过分庞大的情绪冲上眉头,他鼻尖微酸,对着口中手指上的薄茧咬了下去。
   清晰的疼痛让弓弦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皱起眉头,正准备将手指从后辈的口中抽出,就看翠已经吐出了那根手指,然后双唇摩挲着指跟的红痕,一路向上,虔诚的舔舐着,直到手背上的痕迹也被晶亮的唾液覆盖。
   弓弦终于能够收回自己的手,被烫伤的地方已经被学弟的唾液所浸透。他拿起被放置在一旁许久的托盘,却有些尴尬,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将所有心意都赤裸裸的表现出来的后辈。
   “谢谢你的好意,高峯,”身为学长的人摇了摇头,难得的带上不太一样的笑容,“但是以后请不要这样,我会很苦恼的。”
   “那就冒昧的请前辈…也学会珍惜自己吧,”腼腆的后辈少见的没有退缩,“不然的话…我也会很苦恼呢。”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