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我是一个起名废!!真的!!!不起名了!!!就是任性!!!

如题。
虽说是桃弓,但是看了看感觉也蛮像弓桃
弓弦这种强受就应该有攻的气质啊www
第一篇没有色气没有车的es文…【等等你暴露了什么??
满满的私设,尝试旁观者角度失败现场
连载中,我觉得有人督促才更有动力!!
不过仍然是短文,目测完结在六七千字左右
现在开始为了警察弓攒祭品!【握拳
占tag抱歉

    千鹤是姬宫家的女仆,这两年一直在家里少爷身边伺候。那少爷生性娇纵,伺候起来颇费心力,千鹤是常常精疲力竭。
    这些天她的活计突然轻松下来——或者说所有伺候那小少爷的仆人都闲了下来。细究起来,只是因为贴身伺候的任务大部分都被新来的那位先生揽下了。
    千鹤想起来那人,居然有些怯怯的——叫先生其实是绝不合适的,那人看起来如此年轻,听说也就是比小少爷大了一岁。听那些有资历的仆人说,那位先生也不是新来的,是少爷尚且年幼就跟在身边伺候的,只是两年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离开了,这几天又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又回来了。末了那些老人家神秘兮兮的看看周围,就像所有嚼舌尖的老妇一样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嗓子说话。
    “诶,别看那人年轻,惹不得的。听人说当年在老宅里,面上说的是和我们一样的佣人,可老爷宠他,是当半个少爷养起来的。”
    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给这座无趣陈腐的宅子添了无数的谈资:那人不合礼制的长发,第一次出现时过分招摇的衣服,还有让几十年的老仆也惭愧的高得可怕的工作效率,新来的小司机接少爷迟了些,那人一眼扫过去居然就把人吓哭了……诸如此类的话,对于那个年轻人的印象就带上了一丝畏惧。
    千鹤第一次见那位在佣人闲话里被提起无数次的伏见先生,是在少爷卧房前的走廊上。对方从卧房里出来,她堪堪看见落在那人肩上的长发,就了解了对方的身份。出于那一丝畏惧,她低头躬身,认认真真的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礼,声音都是带颤的。
    “伏见先生您好。”
    “千鹤小姐日安。”
    对方的声音同时响起,温和而悦耳,没有传说中桀骜的样子。千鹤先是想这个人的声音真是好听,起身时发现这个先生也对她行了真礼,更让她不安的是对方起身的时间比她还要晚。她得以看见那人弧度好看的脊梁,发尾带翘的垂下去,其实是很好看的头发呢,可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人们不满的对象。
    千鹤胡乱想着,原本因为起身早了的那一点点时间而紧张,但是又不知为何的相信他绝不会因此非议她。她抬头瞥一眼这位先生的容貌,低头时居然感觉脸颊发热。
    她想不出什么形容词,只觉得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哪怕匆匆一眼也忘不了的那种好。
    想起来刚刚的问候,千鹤小声问,“伏见先生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少爷提起过,他说很喜欢您做的酱虾。”那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顿了下又说,“这两年谢谢您陪伴少爷,我的过失却由您来承担后果,非常抱歉。”说着又是一个鞠躬,惊得千鹤赶忙还礼,连连推让。
    佣人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闲话,两人很快互相道别。千鹤走出长廊看见早春新发的花枝,莫名想起伏见先生好看的眉眼。她想起那人的眼尾长而翘,带着一抹红,就像这院里挑着花的春枝,每一处都是喜人的。
    千鹤想这个人和流言里桀骜的模样是不相配的,那些谈资在他身上实在是不合适的,想一想又觉得,这么个人实在是不该被当做谈资的。

    日子稍长些,佣人口中的谈资渐渐由伏见先生转到更新鲜的事情上去,但千鹤也偶尔能听到一些和他有关的事情。大多都是关于这位先生和小少爷之间的事,这两人明明是主仆,可在一起时偏偏又有些不合时宜的气场。比如小少爷的吃食全由伏见先生承包了,做出来的饭实在是绿油油的极不好看,那天侯在餐厅外的佣人甚至用它打了赌,打赌那娇纵的小少爷绝不会吃一口下去。他们听着小少爷恼火的抱怨,又打赌他会什么时候摔了碗筷出来。可没想到最后是伏见先生捧着吃了干干净净的碗筷出来了,笑的温温柔柔,扫了门口那嘴碎的佣人一眼,从此门外侍奉的人们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伏见先生在佣人们心里的模样就越发有威势起来,可是在千鹤心里自有另一个伏见弓弦,一个替她掩藏过失手打碎的杯盏、关照她多病的老母亲的眉目带笑的伏见先生。可她绝不会把这样的事拿出去当谈资,她孩子气的想着,假若大家都以为伏见先生是那默然桀骜的样子,没人知道他暗藏的细致周到,那这个温存体贴的伏见先生便全然是她一个人的了。
    佣人们讨论起伏见先生和小少爷的事情,从年幼就埋下的情分是坐实了,他们便喜欢讨论那段情分还有没有还在不在,欠缺两年的时光割去了多少,现在还能剩下多少,还是彻底就搁浅了。面上皱纹多得像核桃的老人家摇头晃脑的说,“那个伏见先生可能还怀着情分,可是小少爷的脾气谁不知道呢,光是喜新厌旧这一条就足以磨平了,”老人家顿了顿,语气带着看透世事的无奈,“而且小少爷是要做未来的家主大人的,不过是一个家仆,情分这东西,哪里留的住。”
    大概是觉得那些核桃一样的皱纹里可以装下很多很多智慧,这番话得到了很多附和。千鹤坐在一旁没有吭声,突然觉得那老人脸上密密的皱纹不顺眼起来,甚至在心里暗暗用“老头”这种词语来称呼对方——不过是老头子,真是陈腐又惹人烦。
    她生怕老人说的话成了真,千鹤凭着自己的直觉感到那些“情分”对伏见先生是很重要的东西,倘若真的没了,他不晓得会有多难过。
——————————————TBC.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