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起名废的第二篇!!!没错不会起名就是这么任性!!

如题。
实际上也能当弓桃看的主仆文。
但是我是弓右党不动摇【不过在饿极了的现在和弓弦有关的都会塞几大口下去根本不管左右【说好的不动摇?
题目私设大量出没,旁观者角度尝试失败的现场
占tag抱歉

这天下午,整个走廊的佣人都听见了小少爷愤怒的斥责。他们暗地里互换眼神——屋里只有伏见先生和少爷两个人,那些恼火冲着谁去的一清二楚。过了一会又传来了清脆的瓷器碎裂声。众人噤若寒蝉,却听见门开了,伏见先生走出来,仍然是面色温和的,找了人进去清扫。清扫的佣人头也不敢抬,出来的时候大家看着瓷器的碎片倒抽一口冷气——那是少爷最喜欢最宝贝的一套茶具,去年洒扫佣人打碎了一个茶碗就直接被解雇了。小少爷这样大的怒火就不是佣人们敢面对的了,全都低头做了鹌鹑。
到了晚上,屋子里停了争吵,却还是没有人出来。千鹤端着一盆水进去,心里忐忑难安。
进门后鞠躬行礼,起身的时候千鹤抬眸看了一眼,小少爷坐在卧房的床正中,伏见先生站在一旁躬身还礼。
千鹤不敢多看,匆匆扫了下就低头,心里却一惊。
伏见先生剪了短发。
她一时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想起那微微上翘的发尾,有些可惜,又想着那就算是最严苛的佣人也挑不出来错的短发,又有点难过,却也不知道是替谁难过。
千鹤低头抬着水盆走上前,走到小少爷身前跪坐下来,放了水盆就抬手去脱对方的鞋子。
小少爷把脚往后一错,躲过了她的手指。
千鹤一下子僵在原地。少爷表现出如此明显的拒绝之意,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去做的。今天的争吵声又让她不敢抬头去看对方的神色,只得僵硬的低着头,又委屈又尴尬,不知道如何是好。
“千鹤小姐,我来做吧。”伏见先生的话救了场,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起身再行一个礼就往后退,余光扫过去,给了那位好心的先生一个感激又担忧的目光。
她站在门口看着伏见先生走到少爷跟前,双腿一屈跪在地上,跪得团团圆圆。按理说千鹤是不应该抬头乱看的,但小少爷今天的心情实在是糟糕,对方又是替她解围的,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伏见先生的跪姿极漂亮,脊背挺拔舒展,低头露出的脖颈白皙细嫩。她想那些流言也有些可信的,这位先生的跪礼都透着矜贵的味道,是那种被精细教养出来的典雅气质,说是被当成半个少爷养怕是绝无什么差错的。
千鹤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突然听到“砰”的一响,赶忙低下头,心里凉了半截。
小少爷踢翻了水盆。
她攥紧了手,感觉手心全是冷汗。她早知道今天少爷心情不好,可哪里想到气性大到这个地步?千鹤突然想起佣人们说少爷的怒气好像都是冲着伏见先生发的,心下更是懊悔起来,早想到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让那位先生接手自己的工作的。
下一刻小少爷的声音响起来,“喂,我说你啊,水弄的这么烫做什么?真是让人火大!”
打水的是千鹤,这番斥责自然是说她的。千鹤一惊,赶忙鞠躬道歉,但是又觉得小少爷语气虽然是一贯的骄横,这次听起来却意外的心虚,便也不是那么害怕。
“千鹤小姐,请您不用道歉,并不是您的错。”
意外的是伏见先生极快的挡回了她的道歉,态度极其自然平静,似乎这种明显僭越过头的接话是常事一样。
“怎么不是她的错啊!水搞得这么烫,都烫红了!”
小少爷的反驳到了,然而意外的也没有对刚刚伏见先生的接话行为进行任何指责,听起来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反驳。
千鹤理解了佣人口中关于“新来的先生和少爷之间奇怪的气场”问题,低着头不发一言,场上有了片刻的安静,过了一会又听见伏见先生温和的声音。
“少爷觉得烫的话,我再去打一盆凉些的好了。”
千鹤看着对方起身端着盆走过来,走到门口给她打了个眼色,她意会的跟着他出去了。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