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起名废系列第四篇www啊一不小心又写长了…头疼

如题。
有段落名字的话,这次是“护食”或者“护食的猫咪”?
桃李ooc预警!!桃李ooc预警!!
以下正文

    到了小少爷卧房门口,千鹤开门后愣住了,把满心复杂的情绪都惊出去了一半。
    刚刚小少爷坐着的那张床上堆着乱七八糟的一团衣服,什么时节的都有。一旁的橱柜门大开着,地上胡乱摆着些杂物,桌子上一个落了灰的电水壶冒着热气,发出呜呜的声音——看来这个电水壶就是橱柜被翻的一塌糊涂的原因了。
    “少爷?”千鹤叫了一声,从衣柜门后探出来一个粉毛的脑袋,碧色的猫眼打量了她一眼,“怎么是你啊?弓弦呢?”
    千鹤侧身,把伏见先生让进去。伏见进去放下水盆,看着满屋子凌乱的东西皱眉,“少爷?能给我个解释吗?”
    “呜……我就是拿件衣服…”粉毛的小少爷从高大的衣柜门后走出来,手里拎着件男式的浴衣,瘪瘪嘴,看起来竟有些委屈。
    千鹤余光看过去,那件浴衣肩很宽,看起来并不是小少爷的身量。白底蓝纹的,材质是一般的浆洗布,不像是少爷的衣服。
    这个时候小少爷的声音响起来,刚刚的委屈不复存在,尾音挑起来带着一如往常的骄横,“我就知道你不会换衣服的,这样子下去生病了我可不要管你。”
    千鹤抬头,愣愣的看那个小少爷走过去,拎着那件衣服像是邀功一样的递给同样愣在原地的伏见先生,娇小的鼻尖耸了耸,发出个可爱极了的鼻音,然后就不由分说的去扒对方湿掉的上衣。
    “真是的…一身水,脱掉啦。”
    千鹤赶忙低下头,听见小少爷的语气软软糯糯的,能听出来几分歉意和讨好。她觉着这个柔软的少年音就像猫尾巴一样扫过她心里,刚刚那些怨愤和委屈就这样给扫没了。
    没过多长时间,伏见先生还在滴水的马甲被扔过来。她赶忙接住,一抬头看见只穿着衬衫的执事,湿透的白衬衣紧紧的贴在柔韧的腰肢上,显出隐约起伏的肌肉,是那么美好又流畅的线条。那个小少爷笨拙又蛮横的扒着他的执事的袖子,领口就露出一片白皙细嫩的肩颈,让千鹤恍了神。
    然而就这一恍神的工夫,粉毛的小少爷就如同被踩住尾巴的猫咪,浑身毛都炸了起来。小少爷一把将伏见先生拉到他的身后,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娇小的身量很难遮住他诱人的执事,只是有些恶狠狠的瞪着门口的少女,“喂,不准看!低头!唔……不,出去!不准在这里!”
     千鹤连忙退出去,关门的间隙看见那个小少爷张着双手,就像一只护食的小动物。
     在猜到那件衣服的主人的时候,千鹤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伏见先生和小少爷之间沉甸甸的情分不是一个人在加筹码,人世间又哪里有一段情分只是一个人在维系呢?嚼舌根的那些佣人都以为两年时间是用来斩断用来磨去这些情分的,却不知道一段情若是断了便干净,可是若再连上就分不开了。被切断过疼过,就反而懂得珍惜,长长久久起来。
    千鹤扶住门,闭上眼睛祝愿门内的人真的如她所想,就这样长久下去,至死不渝。

————————————TBC.
如果我的脑洞成真,泳池弓会被他家少爷藏起来一辈子不准见人呢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