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岚弓】修学旅行2.0 弓弦生日快乐!

总算零点之前赶上了。
后面会飙车,明天继续。【努力学习外链中哭唧唧

修学旅行2.0
   又是一年十月份了,深秋的天空看起来确实是更高远些,阳光漫漫融融的,明明是如水的寒意,偏偏被日光映出暖色来。
   山里的枫叶红成一片,隔着温泉朦朦胧胧的雾气,看上去倒像是树枝上挂满了落日天际的霞云。
   ——这样子可以说是美丽的不可思议的风景,去年居然被自己轻忽过去,那个时候的伏见弓弦,从某种角度来说,或者也是配不上这种风景的吧。想起二年级的那场修学旅行,弓弦有些自嘲的摇摇头,滑下身子把肩膀也浸到温泉里。升到三年级后,fine的事情,学生会的事情,弓道部的事情,自然都是大有变更,颇有些万象更新的样子,身为最高年级的学长,责任也是重了,或许是习惯了忙碌,再忙些貌似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但是修学旅行对弓弦来说也是难得的忙里偷闲了。
   一模一样的场景,人总是触景生情的多。耳边是现任学生会长衣更真绪让骑士团的凛月不要在温泉里睡着的唠叨,已经是红月队长的飒马用一种极其端正的姿势跪坐在温泉里,在进行“精神统一”,二年级修学时因为训练没有到场的undead聚在一旁,讨论着有关吃肉几分熟的问题。
   仿佛是似曾相识,可是大抵也算物是人非吧?去年的修学旅行,因为自己的缘故惹得很多人焦心,这件事总是非常抱歉的。好在,真的也是物是人非了呢。弓弦侧过头,隔着朦胧的雾气下意识的去看身边的人,knights的现任队长,鸣上岚——他的恋人。
   鸣上靠在石沿边,半阖着眼睛,刘海撩起后露出饱满的额头,雾气软化了恋人俊美得过分的脸庞,如同欧洲贵族般的五官柔软起来,带着一种静默肃穆的美感。不管看多少次,都是足以让人自惭形秽的美丽啊——弓弦这样子感慨着,然后大大方方的往下看去,享受着身为对方爱人应有的福利。模特的资历让岚拥有着极为出众的形体,明明是纤细高挑的身姿,却没有脆弱的感觉,白皙纤长脖颈之下,胸腹有着动人的线条,胳膊上覆盖着漂亮的肌肉,足够有力却也是顺畅如流水的模样。修长的双腿盘曲在水里看不分明,搭在胯间的毛巾在水里偶尔晃动,弓弦瞥到了时隐时现的一截白皙大腿,忽然觉得水波的作用大概只是赋予它更加动人的光晕。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把头扭回去,刚刚的坦荡大方全变成了脸上浮起的红晕,努力的揉搓鼻子,希望不会作出什么失礼的事。
   不知是扰扰攘攘的气氛太适合催眠,还是怡人的温泉舒服得让人恍惚起来,抑或是那不可言说的一截白皙真的足够让人头昏脑涨,不知道什么时候,弓弦觉得朦胧的雾气好像是填满了脑子那样的,眼前白茫茫的,人声远的好像另一个世界,连半躺的姿势也支撑不住了——啊,对于高温的苦手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呢,要不要现在就告辞回去躺着吧…?弓弦模模糊糊的想着,不着力的双腿却很难支持他完成这些构想。
   “努力一下就没问题了”这样子的念头刚刚闪过,脑中突然现出恋人锁着眉头不认同的表情,勉强自己的想法就像雾气一样被模糊掉了。弓弦费力的转头,眼睛里只能隐约看到灿烂夺目的金色——这样如烈阳般的色泽,靠的太近会不会被灼伤呢?

   触景生情这种事情,当然不止是一个人会有的,对于鸣上岚来说,二年级的修学着实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为了自己私下爱慕着的人而操劳是难得的甜蜜,见到对方极其难得的脆弱表情也是足够值得回味的事情,可是想起来那人明明身体欠佳还勉强自己行礼告退的样子,过分的恼火和心疼就足以淹没这位现任骑士队长的理智。不管怎么想,那样勉强而苍白的微笑和不自觉发颤的双腿都是他不愿意见到第二次的了。
   当时的自己只能在一旁看着,手足无措,就算是同班好友的身份也不足以让他更进一步。但是现在,在那个人当着他的面亲口许诺过之后,“爱人”这样的身份,大概就能够省下未来的慌乱和茫然吧。
   肩头猛地一沉,鸣上岚偏头就看到藏蓝色的发顶和爱人沉静的侧脸。然而刚刚过于突兀的沉重力量让鸣上担心起来,“小弓弦…?”他试探着叫了一声,微微偏过身子去拉弓弦的胳膊,没想到就这么一转,弓弦整个人就从他的肩膀滑下去,直直的向着水里倒去。
   “弓弦!”岚惊呼一声,长臂一展把对方揽住,托着他的胳膊让他倚靠在自己身上,“小弓弦?你怎么了?”弓弦显然是意识模糊了,双眼失焦,茫然的看了他好一会,伸出手胡乱抓了一会,抓住爱人金色的头发,一只手就那么扯着发尾,吧嗒一下把头磕在岚的肩颈,就彻底没反应了。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起了旁人的注意,真绪走过来,看着意识不清唇色发白的弓弦,眉头皱了起来,“伏见这是怎么了?嗯——这个脸色实在是让人担心的很。”他说着就去探对方的额头,滑腻湿热的触感却让他愣了愣,他第一次发现,这个向来强大而从容的执事,居然有这样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肌肤。真绪一时恍神,忍不住想要去碰触对方秀美安静的侧脸,却倏忽听得水声哗啦作响,鸣上岚半搂着弓弦站起来,刚巧让真绪的手落在空处。
   “我们的小弓弦看起来对高温的水蒸气不太适应呢,人家先带他回屋休息,这里就拜托小真绪了哦。”鸣上把弓弦打横抱起,踏出温泉的同时转头对着衣更微笑。明明是灿烂的笑容,这一眼却看得很深,带着某种压抑的重量。
  
   回到更衣室,鸣上想把怀中的弓弦放在长椅上,那人却拽着他的发尾不放,哄了半天也只是哼哼两声不松手。鸣上只得把人放下来,让弓弦挂在自己身上,空出手去柜子里翻腾,摸出一块巧克力糖来。
  “明明有监督你好好休息的,居然还是晕澡了,看来我的小弓弦真的是需要好好呵护的可爱孩子呢~”鸣上随口说着软糯甜腻的情话,把巧克力推到爱人的嘴里,唇齿吞掉了糖块,又在圆润的指尖上啃咬起来。他倒吸一口气,抽出指尖,看着上面晶莹的液体和难得任性的情人,微小而不可忽视的情欲乍起,在身体里渐渐泛滥起来。
   “好了好了,吃到了糖块,小弓弦放开我吧?”再这样子下去,天知道自己会不会把意识不清可爱到犯规的恋人就地正法,岚轻声哄着,终于让弓弦放弃了一直执着着的金发。他正起身打算去找店家要浴巾,然而刚走开一步就被人抓住了。
   弓弦抓着岚的胳膊,混混沌沌的脑子里只有让这个人留下来的想法。眼前依旧是如覆盖了雾气般的茫茫然,只有那头璀璨的金发像是阳光般刺破了雾障,耀眼动人。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抓,落空了好几下才有了实感,然后发力把这人拉回眼前,茫然的瞪了好一会,直接凑上去啃咬。
   他的目标是嘴唇,可是眼前朦朦胧胧的,最后一口咬在了鼻尖上,毫无章法的乱咬乱舔,嘴里化成糖浆的巧克力糊满了鼻尖。仿佛意识到自己咬得不是地方,弓弦很快放过了可怜的鼻尖,有些委屈的拉开距离,却没想到下一刻却迎来了恋人狂风暴雨般的吻。
   巧克力的糖浆融化在两个人的唇间,混合着唾液化成更加甜蜜的滋味,被两个人的唇舌推弄搅拌,意识不清的人很快败下阵来,只能任由恋人毫不留情的戳弄敏感的上膛,转而又被席卷了脆弱的舌根,黏糊糊的棕色糖浆从嘴角划下,看起来狼狈又可爱。
   “那么,小弓弦,现在清醒些了吗?”鸣上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不知是刚刚的吻确实足够的刺激,还是甜腻的糖块起了作用,弓弦的意识清明起来,“岚…?”刚刚发生的事实在是窘迫,还好岚对这样的事也是乐在其中,嘱咐了让他好好休息,就离开去找人拿浴巾。
——————————tbc.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