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我有特殊的撒娇技巧.0

本意是一辆车,但是前情蛮多的,不知道得写多长了…【。
顺带深深感到笔力不足,写的很累还没有自己想要的感觉
照旧是起名废,名字随意起…
邪教桃弓,慎入
有创桃友情向描写

“撒娇?您是在与我开玩笑吗?”
要处理的文件繁多,钢笔在纸上留下优美漂亮的手写体,弓弦抬起头,目光轻飘飘的掠过皇帝陛下——对方已经悠闲自得的到了给他出莫名其妙的恋爱攻略的地步了。
“少爷那样可爱的大人才有资格做这种任性的事情吧?我做不来的,会长大人,莫要拿此事作弄我了。”执事的目光飞快的收回来,落在下一份演唱会申请表的经费核算上。
“啊呀,任性的事?撒娇可不仅仅是任性的事情呢,他能让人感受到强烈的被需要感和满足感——这一点,弓弦应该也是深有体会的吧?”
脑子里闪过自家恋人撒娇时那让人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给他的模样,笔下一顿,再往下写又发现墨水已经空了。
“不愧是会长大人啊,您说的的确是有道理的,只是,”弓弦放下钢笔,若有所思的把文件码起来,“只是我真的并不适合撒娇啊…做出来会很难看很尴尬吧,”手指一捋,厚厚的纸张整齐得像是被尺子比过一样。
“您也应该很清楚,身为少爷的恋人,我的确死板而无趣,很多事情都做不好。”
会长大人对队友这种妄自菲薄的说法很不满,眉头张开已然是打算训斥些什么的模样,转头又从窗外看见了什么,回过头来换了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撒娇,可并不只有桃李那一种——你真应该向创君学习一下呢。”
“一年级的紫之大人…嗯,紫之君吗?”顺着英智刚刚的目光看过去,楼下的花园小径开着酢浆花,他家少爷的朋友紫之创,大概是做兼职,正在打理那些不起眼的小花。
“紫之君是让人敬佩的坚强的人,”弓弦盯着楼下后辈的发顶思索了一会儿,认真的说道,“我并不认为他是惯于撒娇的人。”
“难道弓弦觉得,所谓撒娇就是像桃李那样趴在别人的腿上仰着头眨眼睛吗?”英智惊讶的摇着头笑出声,嘲笑着一向精干聪慧的队友,“那是适合桃李的撒娇方式罢了。创君只要保持着他那乖巧的神情叫一声‘英智哥哥’,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哦?嗯,说到底,创君才是真正掌握了撒娇精髓的人吧?”
他放下红茶,热气蒸腾模糊了窗子,眉眼低垂,带着一个轻微的、玩笑般的表情,声音飘忽着,“会撒娇的人总是能得到别人的宠爱呢——桃李和创君,也走的越来越近了吧?关系真是好到令人羡慕呢,毕竟是桃李第一个交到的朋友,他真的喜欢创君啊…只是,弓弦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弓弦从窗子望出去,小径上的酢浆花不起眼,开得却旺盛,草叶都是蓝绿的,生机勃勃,透亮鲜活。弓弦从成片的花里窥到对方半个侧脸,眼睛是蓝玛瑙样的透澈,秀丽无双的少年,和鲜翠的花叶一起,露出盈盈的光彩。
“像花儿一样美丽又坚韧的人,真的是值得所有人喜欢吧,”弓弦抬头,对着英智笑笑,“——但是,少爷准许的,有资格站在他身边一辈子直到坟墓里的人,只有我一个啊。”
“所以我也只能努力了。和紫之君比,我的确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拾好了文件,装进包里,“剩下的工作,请允许我带回家去做。”
“请便。”
“那就告辞了,会长大人。”
执事很快起身离开。日光穿透红茶的雾气照进屋子,英智在光里看着窗外被打理得极好的大片花丛,愉快的笑出声来。
fine的成员,最好的执事,他的队友,他的朋友,即使认识再长时间,也常常会忘记了谦逊外表下,是个骄傲自矜的灵魂啊。
————————tbc.
大概属于,前情?会长:搞事情!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