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回家 4

哇不知不觉都到4了呢
桃李终于不再是酱油了!!
桃弓,桃弓,桃弓,邪教预警。
这章我觉得弓弦有点ooc了…毕竟原作里写他难过写他委屈都处理得很轻描淡写,我搞的有点矫情了【。
嗯…依旧是私设一堆的,祝大家食用愉快!



“然后呢,我和父亲商量,大概准备开一个类似于toyland那样的企划…玩具商巨头和新兴传媒公司的强强合作…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桃李靠在床头,和自家爱人说着今天与父亲的谈话,说到得意处眼角眉梢一齐飞扬起来。弓弦和他并肩坐在床上,微笑着附和,却见桃李说完,倏地靠过来,贴近他,抵着他的肩膀。
“妈妈和你说了什么?”
他的语气是轻松柔和的,但是突然拉近的距离和那双紧盯着自己的双眼又带来一种莫名的压力感,弓弦仰头去看天花板,依旧笑着道,
“没什么。夫人说你刚离家的时候她很担心你,还说为你做出的成绩而骄傲…嗯,她还说不许我告诉你,但是我觉得你听了会高兴。”
“诶呀…妈妈真是的…”桃李笑了起来,握住弓弦的手摩挲他的指节,“还有呢?”
“没什么了。”
“跟高贵的姬宫桃李大人隐瞒是不被允许的哦,”桃李在他的肩膀上蹭了两下,小声嘟囔着,“我看到你打扫屋子了,你是心情不好吧?是妈妈对你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吗?”
弓弦沉默了一会儿,反握住他的手,摇摇头说道,“不……正相反,夫人对我很好,她说……”
弓弦欲言又止,桃李突然探过身来,抵住他的额头,逼他正视那双漂亮的猫眼,“妈妈如果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我就去跟她讲,你是我的,不准欺负你。”
他被这话逗的笑出声,闭上眼蹭蹭爱人的额头,“没有,夫人说,她认可我的身份了,作为姬宫家的家眷。”
“诶!这种事怎么早说呀!”桃李一挺身子,兴奋得拍了拍枕头,“那以后要改口啦!随我一起喊‘妈妈’吧!”
弓弦看着他的笑脸,想要跟着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心底自嘲的想着自己也有做不出笑脸的时候,只好低头握着爱人的手一根根的数手指。桃李兴奋了一会儿,发现他的不对,担心地靠过来,拉住他的一只手臂小声问道,“怎么了?”
来自对方身体的热度贴近时,弓弦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发抖起来,等到那个带着担忧的声音响起来,他感觉到了鼻酸,由此带来无尽的慌张。惊惶中,他匆忙抽出胳膊,关掉了床头的灯。
屋子里瞬间一片黑暗。
“……弓弦?”
“很抱歉,少爷…桃李,我或许只是…太开心了罢…毕竟从来没想到能得到夫人的认可。”
“唔…这样吗?”
“嗯…还有点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吧。不早了,今晚先睡,好吗?”
黑暗中,身边的人愣了愣,不满地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躺了下去。
“好吧,既然弓弦这么说,那我们就明天再聊吧。我也的确困了,唔…晚安。”
弓弦下意识点了点头,又想起桃李看不见,连忙说了一句“晚安”。摸索着给桃李掖好了被子,他躺下来,咬着自己的食指努力平复错乱的呼吸。
只要那个温度再靠近一点,或者再多问一句,他怕自己会直接哭出来,会忍不住跟爱人说出自己的难过与愤怒,还有…委屈。
商场上的强颜欢笑他做的熟了,大大小小的刁难也这样过来了,假面戴得都快要揭不下来,怎么现在成了一个经不起人哄,吃不得委屈的孩子?弓弦茫然地瞪着黑暗中的天花板。
身旁的人突然翻过身来,伸手抓住他的一条胳膊拉进自己怀里抱着,随即弓弦感到了上臂一疼——他家少爷正恨恨地在他胳膊上磨牙。
“居然不说实话…哼…这是惩罚哦。”
“桃李…被窝散了,小心着凉。”
“烦死啦!真是的…算了,睡吧睡吧。”
桃李把头抵在他刚刚咬过的地方,抱着弓弦的胳膊,不高兴的抱怨了两句,声音却越来越低,很快就睡着了。
听着桃李恼火的抱怨,弓弦复杂的情绪反而很快平复了下来。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听着自家少爷平稳的呼吸声,决定也要赶紧睡觉了。

没想到这一觉睡的极不安生,先是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一堆东西,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总会被莫名惊醒,等到半夜的时候,胃部又开始隐隐作痛。
弓弦用一只手按住疼痛的腹部,慢慢的把自己蜷缩起来,闭着眼深呼吸,心里祈求着这次的胃病发作尽快过去。但是疼痛愈来愈剧烈,绞痛一波接着一波,渐渐到了呼吸都无法控制的地步。
胃部像是被放进了一个绞肉机,每个骨头缝里都泛着酸痛,弓弦攥紧手下的被褥,感觉睡衣浸透了冷汗,冷冰冰的贴在身上。等到头也开始剧烈疼痛时,他决定去行李里拿点止疼药。
弓弦尽量小心的把麻掉的手臂从桃李怀里抽出来,翻身坐起来。摸索着准备下床时,桃李跟着伸了手过来。
“…唔…弓弦…怎么了…”桃李迷迷糊糊的,隔着睡衣摸到了他汗湿的脊背,停了一下抓紧他的胳膊,“好多汗…你先躺下,别动。”
弓弦摇了摇头,低声道,“抱…抱歉…没关系…我…我…”疼痛让他连呼吸都喘不匀,话说得断断续续。身边的人已经坐起来,因为疼痛而虚脱的身体完全反抗不了,弓弦被桃李按着重新躺了回去。
“胃病又犯了?怎么不叫我?”
——————————————————tbc.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