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秋的叶梗子

ES弓弦推大将推/桃弓不拆不逆/红右主铁红/专注冷门一百年/我爱汁

【桃弓】回家 5

不知不觉到了5!这一块儿仍然是满满的私设!!
桃弓桃弓桃弓,邪教预警。

“胃病又犯了?怎么不叫我?”
半夜被枕边人的动静惊醒,伸手过去摸了一手的冷汗,桃李那点模模糊糊的睡意瞬时被清个七零八落。
抬头看表,刚过凌晨四点,桃李皱眉把人按回到床上,见这人立刻把自己蜷成一只虾米,拉被子的时候发现整件睡衣都被浸透了。
“睡衣都成这个样子了,你都忍了多久了?”桃李埋怨着,也不指望他回话,只去解他睡衣扣子,这种衣服穿着只会让情况更糟。弓弦一把抓住他的手指,力气大得失控,很快又松了手,自己把睡衣从头上呼噜下来,动作粗鲁得很,看得桃李直皱眉头。
把被子给人盖好,桃李披上一件外衣匆匆下床,到门外自然有值守的仆人迎上来。他要了一杯热水,又催人拿热水袋来,回屋到行李里摸了药箱出来。
他端着热水到床前,弓弦仍然是蜷缩着,整个人陷在被褥里。桃李遮着他的眼睛,打开了床头灯,觉得他适应了才松手。开了灯才发现对方嘴唇惨白,整张脸皱成一团,他也跟着心疼起来,低头去找药。
“第二层最左边。”
桃李依言去取,拿出来一看是止疼药,皱着眉扔到一边,“胃溃疡还吃止疼药…太过分了!”说话间他已经找好了需要的几种胃药,分好了递给弓弦。
吃了药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弓弦的脸色好看很多,桃李塞了两个枕头在他背后,他就靠在床头捧着热水一点点喝。这时仆人送了热水袋来,桃李把热水袋塞到弓弦胃部给他捂着,自己颇有些发愁的挠了挠头发,把刘海搞得一团糟。
“吃点什么好…这边不知道有没有常吃的那种挂面…”
弓弦缩在床头灯的光晕里,张嘴想说点什么,桃李已经决定好了,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跑出去。
“家里肯定有剩的荞麦面…我去弄一点来,你赶紧喝水。”

谢绝了一路上跟过来的仆人,厨房里有晚饭剩下的荞麦面,桃李尝了一点,拿不准高汤里面的东西弓弦能不能吃,而且面放了一晚上口感极糟,他干脆开火烧水,自己去做。
在桃李扒着一根小青菜时,门外穿来脚步声,紧接着是带着惊讶的女声,
“哥哥?大半夜的你在厨房做什么?”
“诶是你…我给弓弦做点东西…倒是你啊,一个女孩子大半夜下楼干什么?”
“我只是起夜,看到厨房有灯,顺带来看看……给伏见先生做东西吃?他…他有吃夜宵的习惯?而且还是你来做?”
“嗯…”桃李犹豫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弓弦他有胃病,刚刚又发作了。”
说着他已经扒好了青菜,洗净之后放到案板上,拿刀去了菜茎,开始给菜叶切丝。
妹君在一旁看着他堪称行云流水的动作,仿佛被吓住了一样呆在原地,半晌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
“哥哥,你居然会做饭?”
桃李专注于把切好的菜丝剁末,头也不抬,“我可是伟大的兄长大人,做饭这种小事怎么难得倒我?不要小看人了。”
妹君挠挠头,还是觉得这事儿有些难以想象,这时水在灶台上咕嘟咕嘟的响,她自告奋勇的去下面。刚刚拿出面准备下汤锅,桃李抢身过来拦住她。
“喂,你不是准备把这么多全下了吧?”
“呃…有什么不对?”
“……这些面可是足够三个人吃了,而且我烧的水也不够下啊。”
“嗯…抱歉抱歉。”
“算啦我来吧…他只要吃半碗就够了。”
“哦…”
桃李下了面,拿着长筷子在汤锅里搅动。妹君在他身后转了半圈,大概是觉得尴尬,又取了葱过来。
“我帮你切点葱丝吧,荞麦面最配葱了。”
“等等,停!葱这种辛辣的东西他是不能吃的!唉不会做饭就不要添乱了嘛,只要看着我做就好了!”
“哥哥总是瞧不起我…你以前明明是个厨房杀手吧!…说不定现在你也只会做面而已嘛。”
妹君不服气的说着,没想到桃李居然不吭声了,顿了一下,她试探着说,“呃…不是吧?我猜对了?哥哥你真的只会做面?”
“烦…烦死啦!”桃李挥舞了一下筷子,脸上烧了一层红,“只会做面,那又怎么样嘛!”他气鼓鼓的给汤锅盖上盖子,拧了中火,却不知道又想起什么,脸上的神色黯淡下来,“反正…他也只需要……”
荞麦面煮好需要时间,桃李放下筷子,找个小板凳坐下来,托着下巴看汤锅。妹君见他神色,有些担心的靠过来,桃李扭头来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
“烫了头发?新发型倒是很适合你…什么时候的事?”
“刚入冬的时候吧…也有两三个月了。说起来,我们好久不见了呢,哥哥你实在太忙了。”
“对…自从我离开家自己开公司,见你的次数就少多了。”
桃李笑了笑,手指戳着垂下来的发梢玩,神色却莫名有些复杂,“的确太忙了…弓弦比我更忙。”
“…伏见先生…他的胃病还好吗?”
桃李摇了摇头,“快四年了,这个病要细养,他又哪里有功夫去养?”
妹君张张嘴,想要劝他,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短短五年时间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公司,这其中的艰辛又岂是旁人能随意评价的?走到现在,由之带来的沉重责任也逼得两人无法轻易放手。
“弓弦这个家伙,是真的很烦人呢。”桃李看着汤锅,语速很慢,一副唠家常的样子,眼神却放的很远,“他好像一直觉得我离开家是他的责任,觉得对不起我…但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嘛,我可是伟大的桃李大人,哪怕不是这件事,我也不打算一直依靠家里的力量,我要自己选择未来的出路。这样说了很多次,弓弦还是不信的样子。”
妹君这时走过来,蹲下身有些担心的握住哥哥的手,桃李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
“大概是对我有愧吧,刚开始办工作室,他一直很拼…那个时候我基本什么都不懂,具体事务都是他在做…嗯,忙得脚不沾地大概就是那样吧。不过再忙的时候他也会做好饭,或者定时给我叫外卖…虽然需要学会用微波炉,但是和以前好像没什么变化,他总是把我看顾得很好。”
汤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桃李起身看了一眼面,添了一点水进去。
“直到一年半后,那天助理急匆匆的给我打电话,说他住院了…我才知道他吃止疼药已经很久了。”
妹君靠近一点,小心翼翼的去瞅他的表情,“伏见先生…是真的很在意你。”
“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他真的很烦!”桃李恼火的抓了抓额发,拿了筷子挑面,“每天定点打电话催我按时吃饭,自己却饮食不规律;晚上跟我说要早点睡,他应酬到凌晨;我生病了他忙前忙后的照顾,他自己难受却只会吃止疼药;就连刚刚,胃痛也一直忍着,我知道他只是怕吵醒我!…他总是在担心我迁就我,从来没想过依靠我,什么事都不告诉我,在他心里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吧?太过分了,明明只是个…明明…”
桃李说到这里狠狠的抽了抽鼻子,捞出面用力的沥干水分,“明明…明明早就是恋人了…”
他把汤底浇到面上,碾了一小撮盐,委屈的说,“是,我是只会做面,因为其他时候他根本不需要我进厨房。”
“他也就这个时候会向我示弱,会来依靠我了。”
“伏见弓弦,真是一个讨厌鬼,最讨厌了!”

评论(8)

热度(21)